《查理周刊》案 阿拉伯艺术家怎幺说?





2015-01-22|撰文者:邱家琳、王士源



2週前,1月7日,法国政治讽刺杂誌《查理周刊》(Charlie Hebdo)巴黎办公室,因为刊载穆罕默德讽刺漫画,遭受袭击,12死11伤,总编辑与多位漫画家罹难;9日法国警方寻获兇手,在双方驳火后,兇手当场被击毙。

 

《查理周刊》遇袭当天,消息马上遍及全球,引发议论。11日,全球44个国家领袖聚集巴黎,百万名民众也前往巴黎街头参与游行,高举「我是查理」(Je suis Charlie)标语,捍卫言论自由,并谴责恐怖主义与暴力攻击。

 

但另一种声音也同时出现,美国《纽约时报》(The New York Times)刊登文章「我不是查理」(Je ne suis pas Charlie),认为言论自由仍有限制,不能任意讽刺宗教。那幺,阿拉伯世界的艺术家又如何看待《查理周刊》一案?

 

苏丹哈立德 哪一方才是真正的恐怖主义?

 

苏丹艺术家哈立德(Khalid Albaih),擅长以黑色剪影描绘人物。在2011年「阿拉伯之春」(Arab Spring)期间,哈立德作品日渐受到瞩目,埃及与黎巴嫩民众推翻国内专制政体时,更将他脸书与Instagram的创作张贴于墙面以示抗议。

 

他在「阿拉伯之春」时便利用双关语,讽刺前任埃及总统穆巴拉克(Hosni Mubarak),并向「阿拉伯之春」功臣,一位以自焚进行抗争的突尼西亚工人致敬。

 

2014年12月,哈立德发表作品「如何製造恐怖主义者(How to create a Terrorist)」,原本只是普通的穆斯林,经过美国情报局(CIA)不人道的严刑拷打或虐待,才成为恐怖主义者。

 

针对查理周刊枪击案,哈立德绘製两件作品。第一件「我只是一位穆斯林(I'm Just a Muslim)」,内容述说一名穆斯林被指称为为异教徒与恐怖主义者,但这些指着穆斯林的人们,后面都暗地手拿刀刃枪械。穆斯林与恐怖主义经常被划上等号,但哪一方才是真正的恐怖主义者?

 

第二件「为你的权力抗争!(Fight For Your Rights!)」,两个人物握紧拳头示威,但拳头却重击彼此的头顶。意在说明捍卫自己权力时,也得关心他人的立场,否则会互相伤害。哈立德认为「我是查理」与「我不是查理」两种声音必须互相尊重。

 

黎巴嫩捷波朗 自由被伤害但它会反击

 

黎巴嫩资深漫画家捷波朗(Stavro Jabra)被誉为「超级革命家」,作品固定刊载于黎巴嫩报纸,多以阿拉伯文、英文、法文三种语言发表,创作主题大多描绘新闻事件与家乡黎巴嫩故事。

 

去年底,捷波朗发表一幅有趣的跨年图像,他将2014年绘成一位步履蹒跚的老人,步履艰困到不知怎幺才能跨过2015年。因为这老人身上背着一袋巨大的包袱,里头装有恐怖主义、ISIS、人质危机等沉重的字眼。

 

1月11日,黎巴嫩首都贝鲁特(Beirut)也聚集上百位民众游行,高举「我是查理」的口号,表达言论自由的重要,同时也哀悼一位黎巴嫩法国混血的新闻工作者卡锡尔(Samir Kassir)。直言不讳的新闻人卡锡尔,于2005年遭到谋杀。

 

游行现场捷波朗也手持自己创作,《查理周刊》里罹难的同业表达敬意。这幅创作印着《查理周刊》四位罹难漫画家,一旁绘有两枝鲜血直流的铅笔,铅笔上头写着「言论自由」的英文。

 

捷波朗另一幅针对巴黎查理周刊枪击案的图像,描绘一名蒙面枪手开枪,攻击以法文题名为言论自由的铅笔。但遭受攻击而裂开的铅笔掉落的方向,正是枪手的头顶,彷彿象徵言论自由即使被伤害,最终还是会反击取得胜利。

 

REFERENCE

【Facebook】Khalid Albaih
【Digital Journal】Worldwide marches in solidarity with France
【The Huffington Post】These 8 Arab Cartoonists Fight For Freedom Of Expression Every Day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为您推荐